設為首頁|添加收藏登錄注冊
電視搜索


詠梅:女演員的另一種華麗的可能

2019年12月05日 來源:新華網 編輯:王文琳 責編:陳秀山

  在剛剛落幕的第32屆金雞獎頒獎典禮上,詠梅捧起了最佳女主角的獎杯。燈光灑在她飽滿光潔的額頭,她眼神堅定而溫柔,笑容晴暖,聲音柔和,不時感慨自己是幸運的,“(《地久天長》)這么好的劇本、導演、合作的演員、工作人員,怎么就在我49歲的這年遇到了呢?”

  2019年,似乎是屬于詠梅的年份,她不僅拿了金雞獎,年初還在柏林電影節斬獲一尊銀熊(最佳女演員),成為柏林電影節史上第三位華人影后。8月份,在霸屏的電視劇《小歡喜》中,她飾演了“白月光”一般的“季媽媽”劉靜,讓更多人認識了這位氣質特別好的女演員。當整個影視圈都在對中年女演員的窘境說三道四時,詠梅似乎在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們另一種可能。

  1970年出生的詠梅是蒙古族,原名森吉德瑪(“仙女”的意思),1995年進入影視圈,至今共演過50多部影視劇,卻始終遠離C位。《地久天長》是她第一次擔綱女一號。“我在等著屬于我的角色,我不急你也不要急。”47歲那年,詠梅寫在自己微博上的這句話,恰到好處地傳達出她這些年作為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:不疾不徐,清風拂面。

  這一次,她抓住了機會。

  24年,從配角到影后,她懂得做減法

  今年的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競爭十分激烈。來看看對手都有誰?馬伊琍,公認的演技派,在電影《找到你》中,她把保姆孫芳演繹得觀眾都認不出是她,憑借該角她已拿到了華鼎獎最佳女主角;白百何,在李少紅和曾念平夫婦倆聯手打造的力作《媽閣是座城》里表演細膩真摯;周冬雨,90后花旦中的演技扛把子,已經獲得過不少華語電影獎項,今年因出演《少年的你》再次刷新我們對她的認知;趙小利,已憑電影《活著唱著》拿到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女演員獎;姚晨,《送我上青云》被看作是大姚的演技高峰之作。

  能從這些實力派中脫穎而出,只能說詠梅確實演技出眾。

  和大多數演員不同,詠梅并非科班出身。當年她讀的是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,畢業后還做過幾年朝九晚五的白領。后來,詠梅在許戈輝工作室兼職主持一檔《約會星期天》的節目。或許是冥冥中早已注定,也是在許戈輝的推薦下,她得以走上演藝道路。1995年,電視劇《牧云的男人》正好在尋找女主角,許戈輝覺得詠梅的氣質非常符合劇中女主角的要求,于是把她推薦給了導演,詠梅這才開始轉行正式進入了演藝圈。

  24年來,她演過不少角色,與她搭檔的男演員有陳道明、張嘉譯、吳秀波、陳建斌……個個實力超群,但詠梅卻始終沒有大紅大紫成為一線演員。在和陳道明、蔣雯麗合作的《中國式離婚》中,詠梅飾演堅強、果敢的單親媽媽蕭麗。很多觀眾至今還對這個她15年前飾演的人物留有清晰的印象,那場兩個女人撕破臉爭吵的戲碼,對手蔣雯麗戲好是公認的,但詠梅的表現可圈可點絲毫不落下風。《中國式離婚》的熱播,讓女二號詠梅,初嘗到了一些走紅的滋味,找她的人多了起來,走在馬路上也被認出來,片約不斷。隨著名氣的增加,詠梅感到自己的欲望也在膨脹。這時,她想到父親說過,“人最可怕的是被欲望帶著跑。”很快,詠梅選擇把這種苗頭熄滅。為了保持清醒,她主動遠離了名利場,將手機設置成呼叫轉移,只用短信和外界聯系,這一習慣一直持續了15年。要知道,一個演員不主動出去找戲演,被動地通過短信等角色,在演藝圈真的很少見。

  千萬不要小看這種蟄伏。這段日子成了她演藝生涯的轉折點,紅了要更紅是娛樂圈的鐵律,選擇給自己的生活做減法、踩剎車,明擺著就是要讓自己涼。出來混,誰不想紅呢?而詠梅偏不,她覺得讓自己從容一點,比一口氣接下很多本子劃得來。

  她也將這份內斂帶到了作品中。在電影《地久天長》里,詠梅飾演的是失獨母親王麗云。生活中,她經歷了失去孩子,失去工作,失去再生育的能力,連丈夫都快要失去……在這個普通家庭跨越30年的充滿悲歡離合的故事里,包含著麗云的各種痛心疾首。但詠梅沒在任何一個適時的戲眼上表演情感大爆發的瞬間,而是自始至終收著演,通過一種類似于紀錄片般真實的零度表演,將人物的情感準確地打到觀眾心里,極具說服力。

  《地久天長》有許多令人感動的地方,其中有一場戲是痛失愛子的劉耀軍夫婦絕望地坐在家中,本來該是熱鬧的小年夜,卻沒有一點節日該有的氛圍,這種平靜被前來送餃子的茉莉(齊溪飾)打破。三人雖然在交談,但氛圍很尷尬,窗外的鞭炮轟鳴,但劉耀軍和王麗云都背靠窗戶沉默著,詠梅和王景春的眼神沒有交集,表情更是一言難盡,心理空間上的時間此時變得很長很長。最后,詠梅站起身走向廚房下餃子,因為此時若沒有一個打破沉默的動作,誰都已經坐不下去。這種表演雖不動聲色卻非常高明,許多觀眾都在這場戲里流了眼淚。

  準確抓住人物內在細膩的變化,要靠演員對角色的洞察和思考。在詠梅看來,她并不想靠某一部作品去為自己證明什么,她特別反感有人用“主角”“配角”去區分和定義她的演員之路,因為這樣特別功利。在她看來,自己是一直在為所有合適的角色“候場”。

  《小歡喜》中有一場戲:季楊楊和方一凡打起來了,學校通知了家長。詠梅和海清都往學校里邊趕,她們在這個電視劇里扮演的是兩個性格不同的媽媽。海清跑得很快,詠梅落在了后面。導演提醒她們,你們兩個人離得太遠,沒在同一鏡頭里。海清很本能地說:“詠梅姐,我這速度有點快,要不你也快點”。而詠梅則婉轉地指出,我這個角色的性格,是不能夠跑太快的,再著急也不能快,可以請攝影師通過調整鏡頭來解決這個問題。這個細節體現了一個演員對角色的認識和理解,“她對角色的思考是非常充分的,流露出來可能只是看到的一部分”,后來海清在接受采訪時表達了對詠梅的欣賞,“她不太著急,徐徐的、不急不忙地做她喜歡的事,她的人生也一樣。”

  在很多與詠梅合作過的影人眼里,她一直是個在戲外默默下很多苦功的好學生。電影《地久天長》的制片人劉璇講起過詠梅的用功。電影里的麗云在失去唯一的兒子后,和丈夫耀軍(王景春飾)一起離開居住了幾十年的家,搬遷到南邊的一個漁村展開一段新生活,在那里靠打漁為生。電影開拍前,劇組安排演員去福建連江體驗生活,向當地漁民學習如何織網。當時正是七八月最熱的時候,在北京都覺得暑熱難忍,更不要說在福建。詠梅為了幾個織網的鏡頭在那邊足足待了一個星期,曬得通紅。后來,據詠梅的丈夫欒樹透露,自己出門了一段時間回來,發現老婆竟然坐在家里織網。劉璇這才知道,詠梅還把漁網帶回來在家繼續練習。

  前一陣,關于“中年女演員的困境”討論得熱火朝天。有人說,國內的女演員不像梅里爾·斯特里普,凱特·布蘭切特,年紀長上去就沒戲找你演了,即使有也只能演些模式化的婆婆媽媽。詠梅原本并沒意識到這點,直到媒體連篇累牘地向她提問,她才發覺,哦,原來如此。“實力演員也許一時難有市場,但不會永遠這樣。其實,給瑣碎的生活以方法,給它耐心,我覺得就很好了”,詠梅依舊不疾不徐地講她的觀點。

  她的好看有別于當下流行的審美

  有人說詠梅的好看有別于當下流行的審美,她身上有股子少有的書卷氣,這種氣質不是簡單的清高,更不是孤芳自賞,而是一整套強大的自我選擇、自我塑造和自我實現體系的外化。

  當初,詠梅這名字是她父親取的。她父親因為特別喜歡《卜算子·詠梅》這首詞,才取的這個漢語名字,而詞中的意蘊也代表了家中長輩對她的期許。如今,笑不爭春的詠梅,確實如詞中所言的那樣,在一個中國女演員最不被看好的年齡,穩穩地進入了“她在叢中笑”的人生階段。

  生活中,父親是對詠梅影響極大的一個人。在她看來,父親活得特別“有尊嚴”。詠梅的父親是一個機械工程師,早年很多人“下海”做生意賺大錢的時候,就有人出高價請他給畫圖紙。雖然答應下來,就能輕松賺得比工資高很多倍的錢,但父親卻果斷拒絕了。在他這里,錢不是賺得越多越好。相對于物質豐富,他更看重精神富足,“真正的窮是人格和思想上的匱乏”。

  做了演員之后,父親經常問她的話是“最近看了什么書?”一次,詠梅用電腦給父親寫了一封信,誰知他竟大為不悅,因為在父親看來,手寫體里有“見字如面”的溫度,而電腦則消解了這一切。

  父親這種人生觀和金錢觀,自小在詠梅心里扎下了根。對于自己想要做一個演員,父親則不像其他人那樣反對,而是鼓勵她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這一切讓現在的詠梅在面對一些選擇時,也會問上自己幾個為什么:為什么要由我來演,我能賦予人物溫度嗎?對于不適合自己的,或者不符合自己價值體系的劇本,詠梅也會回絕得特別干脆。

  我們從她的面相和聲音中看到了她的內斂和安靜,但她身上也有不為人知的剛毅與熱愛自由。有誰能想到,這看起來溫溫柔柔的人兒,最喜歡的竟是重機車!她曾騎著黑色摩托車在高速公路上飛馳,享受速度帶來的快感。她還喜歡搖滾,“我很喜歡搖滾樂那種純粹有力量的東西,哪兒都不假,沒有一點虛偽的東西。”機緣巧合,在20歲左右的年紀,她成了搖滾樂隊黑豹的《Don't break my heart》那支MV的女主角。也是因為搖滾,讓她遇到了人生伴侶,愛搖滾也玩搖滾的男人——欒樹。

  欒樹曾是鼎盛時期黑豹樂隊的成員,王菲的初戀。和欒樹結緣相識,再攜手走進婚姻,他們的愛情也像搖滾一樣,簡單而直接,真實而自由。當年因種種原因,欒樹退出了黑豹樂隊。喜歡馬術的他,在北京郊區自建了一個馬場。詠梅就和他一起生活在馬場的小屋子里,那里冬天沒有暖氣,得靠燒鍋爐取暖,生活很不方便。

  但詠梅說,他們的房子建在山坡上,推開門往外看,山腳下就是一片桃樹林。桃子成熟時,兩個人就去摘桃子。每天,欒樹喂馬,清理馬廄,騎馬出去訓練,詠梅就在家里聽歌、看書、看電影,當時搖滾圈的音樂人常常來他們的馬術俱樂部喝酒、聊天。有戲拍的時候,詠梅就從家里走20分鐘出山,坐上黃色的小面的到劇組拍戲。兩人的經濟有時也會陷入危機,有朋友勸欒樹給別人寫寫歌,這樣能很輕松賺到錢。詠梅卻沒急吼吼地讓丈夫去掙錢,而是尊重與成全另一半的愛好。她說:“小欒的才智是上天給的、我從來沒有懷疑過,不是每一刻都會有靈感出現,我有信心和他一起等待那個時刻,也許很快,也許是一輩子,不急、也急不得。”

  就這樣,看起來性格反差極大的兩個人,卻一起攜手走過了二十多年。雖然沒有孩子,但詠梅已然接受了這種生活狀態。在她看來,“作品也可以是孩子,我希望我們可以白頭到老。”而點開欒樹的微博,處處都是炫妻的話語,比如“像她這樣的美人……”“我們家的影后……”朋友們都羨慕詠梅擁有那么長情的一段愛情。而詠梅對婚姻則有著自己的見解。她說:“婚姻的‘好’不是要來的,你不給他,他也不會給你,最重要的就是兩個人都要付出。”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19-12/05/c_1125309517.htm

標簽:

相關閱讀:

他們正在說……
評論
表情 匿名
新疆福彩18选7